穆钭不是木头

【塔江塔】兄弟

#没错就是兄弟##刀子预警##烂尾预警#
#有大量私设##OOC属于我##无cp明显向#
#最后我爱他们耶❤️#

印塔死了。
王玉江面对着盖上白布躺在担架上的印塔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怎么会呢?他试图询问印塔,但印塔不回答,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。
王玉江回想起在很久很久之前,那时候他们陪大小姐玩护士游戏,印塔也是像现在这样,躺在白色的担架上,紧紧闭着眼睛,只是他不再会突然睁开眼睛,从担架上跳起来,歪着脖子对他笑了。
“他不把我当兄弟。”
“他和吴家人有勾结。”
“他要杀我。”
王玉江听着王鹏理直气壮地说着这些话,有一种冲上去给王鹏来两拳头的冲动。
怎么可能呢?这么一个傻小子怎么可能和敌对的吴家有勾结?怎么可能背叛会长?
王玉江第一次见到印塔是刚刚被会长带回来的时候,当时他正在被安排到的屋子里收拾室内的东西。
门开了,一个个头和他差不多高的孩子走进来,特别大声地问:“你谁啊?”王玉江抬起头瞅了他一眼,没理他,伸手继续理被单。
小男孩不高兴了,上去就把王玉江的头往床上撞,接着就朝着脸来了一拳头,王玉江被这一下撞地懵懵地,不明不白地被人揍了难不成还有乖乖被揍的道理?于是本能反应地抽出一只手往男孩的脸上糊了一巴掌。
小男孩怒了,又还了一巴掌,两个人从床上扭打到地上,打着正热乎,一个身材高大的警员走进来一手提一个,拉开了他俩,顺带着训了两人一通。
警员走后,小男孩擦掉嘴角被王玉江打出的血,歪着脖子对他笑笑,“行,你有种,我叫印塔,你这个兄弟,我认了。”

对王鹏和多猜审讯结束,会长让王玉江安排印塔的后事,在前往佛寺的过程中,他主动坐到后座,轻轻掀开盖着印塔的白布,他看见了由右后方射入的两个弹孔。
楚枭死的那天晚上,有人敲门,王玉江一开门,就是扑面而来的一股酒气,王玉江皱了皱眉头,还是扶住了喝的醉醺醺的即将倒过来的印塔。他把印塔扶到沙发上,印塔一坐下,就开始絮絮叨叨地诉苦。
“玉江,你说义父为什么要杀楚枭呢,为什么楚枭要去死呢……”印塔醉地都开始直呼大少爷的名字了,王玉江不说话,大少爷的死自己也有一份过,会长开的第一枪,他补的第二枪。他看着楚枭按着预订好的流程,以车祸的形式死去。
“别跟我说这都是义父的意思,阿枭…阿枭他只是想帮义父……”印塔歪着脖子笑着,“玉江,你说会不会有一天,我也会被这样处理……”
王玉江沉默了,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印塔。
“如果有,我倒希望,我和阿枭一样的方式死去,至少还能有个安慰……”
印塔当时这么苦笑着,现在他和楚枭一样了,一样地被自己的兄弟开枪打死。
不知道他会不会心里好受一些。王玉江这样想着,兄弟,现在如你所愿了。

佛寺主殿的大佛前飘过一缕白烟,王玉江闭上眼睛,默默地说了一句
兄弟,走好。

文炸致歉【鞠躬】
顺带艾特一下我兄弟和梦瑶小姐
@南音暮羚  @草木生萤火

清明假期第一天,阳光灿烂,风清云淡,正是外出踏青的好时节,我这里春意正浓,你那里呢?